千岁的绝地反杀01

本文的宗旨是:草哭草怀孕

本文的结局是:在一起




第一步    死而复生


“龙子,走吧。”八紘稣浥擦干净了嘴角的黑血,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仿佛地上的鳌千岁只是一块单纯的石头,而且是已经被移除的绊脚石。

“喂,八爪的,这个人呢?”龙子看看倒在地上的鳌千岁,他的眼下一圈漆黑,是中毒的象征,八爪的也是够狠心,将最后一口毒血混着墨汁喷过去,不死也去半条命,更何况还有自己的补刀,这个鳌千岁,应该是死透透没悬念了。

“就放在那里吧,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战场。”八紘酥浥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昔苍白在王府的门口拦下了八紘稣浥,“铅老怎么办?”

八紘稣浥顿了顿。“他愿意跟我们去鳍鳞会吗?”

昔苍白的头摇了摇。

“哎……让铅老留下来吧。府上的其他兵役,如果愿意投效的,就留着吧。其他的,你知道如何处理。”

昔苍白点点头,去收拾事尾。八紘稣浥也立即动身前往演图关。

就在昔苍白准备先去帮铅老松绑时,一道黑色的身影却劈晕了他。

来人正是雁王。

雁王没有理会依旧被绑着的铅老,而是转身去救了另外一个人。

千岁的卧室内大门敞开, 一入眼便是千岁倒在地上的身影,雁王将从药王手中求来的药丹给鳌千岁服下之后,又运功相助一阵,直到鳌千岁的脸色略有恢复才停下。片刻,鳌千岁的睫毛便眨动起来。

“哈,不愧是妙手回春的扁鹊后人。”

“咳咳咳……”鳌千岁甫睁眼,便看见上官鸿信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他挣扎着要从地板上站起来,却四肢无力,雁王善心大发地将他拉起来,扶到床边让他趟下说话。

“寡人居然没死……哈……”鳌千岁的脸上完全看不出逃过死劫的喜悦,刚才的穿心一剑让他的心现在都是冰冷刺骨的。

雁王脸上的笑意倒是有愈加灿烂的趋势,让人难以忽略。

“现在的你还是闭嘴养神比较好,我的丹药只能保你一时命数,能不能救回来,还要看你的造化,在替你去绑架医生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要的,到底是什么。”

“我现在,还能够拥有什么吗?”鳌千岁的声音气若游丝,仿佛真的已经难以回天。

“当然,这是我们当初的约定,上官鸿信言而有信,只是王爷现在的愿望是否还与当初一样呢?”雁王锐利而暧昧的目光似乎穿过剑伤直抵心底,看透了北冥皇渊一直以来的掩饰伪装。

“我……我要让八紘酥浥付出代价,除此之外……再也……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加重要,我一定要……让他付出刻骨铭心的代价!”鳌千岁的声音因为愤怒而有点声嘶力竭之状。本来苍白的面色竟然透出一层可怕的血红,像是火焰从地狱里燃烧的景象。

“哈。”雁王潇洒飘逸地转身离去,心情似乎看着天光破晓时一般雀跃不止。“棋局将止,师弟,这一份大礼,你一定会欢喜的。”

雁王带着鳌千岁的另一半虎符找到了战场上的蜃虹霓,蜃虹霓的对手正是海境最新的大红人砚寒清。雁王一到,便拦下了蜃虹霓的攻击,奇妙的是,砚寒清也主动停手了。

“蜃虹霓,你的主子被八紘酥浥背叛了,现在生命垂危,你现在打下的疆土,会是谁的呢。”

雁王一手压制住蜃虹霓的右肩,开口道。

“什么!怎么回事!”刚经历一场奋战的将军不可置信地开口问。

“看到这件物品,相信你会信任我的话。”雁王摊开手中的另一半虎符。

“果然……我就知道事情十有八九会……哎,蜃虹霓将军,其实我们,可以不用打架。”砚寒清活动了一下手腕,接着说,“鳞王早已知道今日的结局,上战场之前,特意嘱咐我,说,如果你愿意回归朝廷,你永远是海境的大将军。”

“哼,这是你们一早便设计的陷阱!”

“陷阱也罢,什么都好,事到如今,将军还不会选择吗?”砚寒清难得语带威胁。

“或者说,将军其实已经没有选择。”雁王兴致盎然地补刀。

战场上的风云变换总是令人猝不及防,八紘酥浥心中一抖,还没来得及向空中发射信号便已经被回头的宝躯兵马团团包围。看来海神在冥冥中并没有保佑他,但是幸好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他向空中发出信号,让鳍鳞会的成员直接冲入皇宫,全军放弃后方,做破釜沉舟的最后一决。

至于自己的性命,已经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了,只要这一站,龙子登基,海境的将来,终究会有希望。

然而得到了宝躯军队倒戈相助的鳞王大军势如破竹,这一场旷日持久的海境大战终究是在俏如来的盘算中落下了帷幕。鳞王班师回朝之后,先将假传圣旨的北冥异压入大牢听候发落,又立即着手开始重审螭龙案卷,海境一大批在朝中根深蒂固的鲛人氏族都在这一场历史清算中元气大伤,鲛人势力竟然是前所未有的岌岌可危。

鳞王效仿盛朝的开元国君开了海境的科举,赐予海境子民平等的入仕机会。波臣族民总算是用鲜血,换来了一点点的君王恩泽。

可是当三皇子向父皇请求废除海境的婚姻禁忌时,却遭到了鳞王的反对。

“缜儿,此事背后,尚有太多顾虑,将来再议吧。”

虽然还欲挣扎一下,但看着父皇的神色,北冥缜还是无可奈何地退下了。

俏如来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垂头丧气出去的北冥缜。“鳞王,可是出了什么事。”

“没事,俏如来,鳍鳞会叛军处置的如何?”

“鳞王放心,不愿意投降的都已经被关入大牢听后发落,愿意投降的都已经被安排到三皇子的军队中,哦,其中有一个愿意投降的,正是二皇子殿下以前的人,叫做鹦鹉螺。”

“哈,华儿的个性,实在令人无奈。”

“鳞王……现有一事,那两人,鳞王决定如何处置呢。”

北冥封宇沉沉地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北冥皇渊是寡人最后一位在世的兄弟,朕只希望, 从今以后,他能好好活着。”

“北冥皇渊虽有叛国重罪,但是阵前弃暗投明,将功赎罪,也算是死罪可免,倒是另外一个人,鳞王要放过他吗。”

“他是北冥皇渊的条件,朕相信皇弟一定不会再让他出来兴风作浪。”

大战平息,冤假错案平反,海境的老百姓前所未有的欢欣鼓舞,最值得高兴的,还是海境开科举一事,波臣老百姓从前想要进入朝廷,唯有参军一途而已,而现在,还有机会能够进入政府文职机构,这简直是开前朝所未有之新风,一时间民间办学之风盛行,家家户户都愿意送子女入学。

而被遣散的鳍鳞会,除了不愿意投降的少数派被压往矿坑服苦役,其余的都在三皇子的军队里得到了妥善的处置。至于鳍鳞会的首脑,皇室对外的说法是,在混战中尸骨无存。

可是这场战役背后的一位功臣,却没有得到任何应有的奖励。

“异儿,你后悔吗,明明没有你,这场战役不可能胜利得如此轻松,可是父皇却不能给予你任何的奖励,甚至还要重重的处罚你,让你去边疆最艰苦的地方从小兵做起。”

“哈,父皇还愿意保留孩儿的皇子身份,就说明了父皇的心意,异儿除了感动没有别的想法,异儿完全明白父皇这样做的背后用意是什么,异儿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以崭新的身姿回到父皇身边。”

北冥封宇突然一阵哽咽,他最无可奈何的一个孩子,现在终于对他打开了真心,他上前把这个最小的孩子抱进自己的怀里,拍拍他的背,对他说,

“异儿,父皇的皇位,等着你。”

“哈哈,父亲。”眼泪消失在父亲的肩头,北冥异的未来,除了艰苦,还有无限的光明。

然而有一个人,他的未来,可能再也不会有什么光明了吧。

北冥皇渊,被褫夺皇室成员身份,剥夺一切封地,除了一座空荡荡的府邸,还有一个忠心耿耿的老仆,他几乎是一无所有了。

啊,他也不能被叫做北冥皇渊了,他失去了北冥这个姓氏。

“铅老,你走吧,我这里除了西北风,什么也给不了你了。”

“千岁麦这样啦,千岁博学多识,能文能武,养活自己有什么难度,再不济,铅老这里还有一点养老金可以……”

“铅老!寡……我再不济,也不会沦落到需要别人来接济才能存活的地步,你的养老金就收起来给自己享用吧,如果你不愿意走,我也不会赶你走。还有,以后别千岁来千岁去,我活不了那么久,你叫我皇渊就行了。”

“现在有一件事情要麻烦铅老去帮我办,这是这座府邸的房契,我们不可能继续住在这里了,我想将这座府邸卖掉,另择一处小宅子住着。”皇渊掏出怀中的一张薄纸,递了过去。

“这……千岁……这是您从小生长的地方,铅老舍不得,而且您怎么能居住在平民百姓那样的蜗居陋室里呢。”铅老倒退一步,急忙说道。

“我早就不是什么皇亲国戚,这座府邸住着也是徒添伤感,而且我可支付不起这座府邸的维修费用。既然要开始重新生活,那就干脆抛弃过去的一切吧。”

“那……那那个……呃……”铅老接过皇渊塞过来的房契,又开始支支吾吾。悄悄地偷瞄皇渊的脸色。

“唉,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我也是一定要带走的,这是我唯一无法割舍的过去了。”

“这……哎,千岁,放过自己吧。”铅老终究还是忍不住劝了一句。

“放过……已经放不过了……铅老,这件事, 放不过去了。”

作者ps:这一章主要就是前情铺垫,把大概的局势说清楚而已,后面就是二人甜【nve】蜜【shen】世【nve】界【xin】了。狗血与节操齐飞,黄暴与羞耻一色。


评论 ( 1 )
热度 ( 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