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岁的绝地反杀02

第二步       重新开始


八紘稣浥睁开眼睛的时候人已经在玄玉府了,他万万没想到的一个地方,自己无论如何也应该被斩首示众或者关入大牢。先不管自己,眼下最紧要的就是鳍鳞会众人的状况,海境的贵客实在没有一个省油的灯,雁王与俏如来的这一步走得太妙,鳍鳞会只怕……

“你醒了。”

短短三个字,犹如平地一声惊雷,炸的八紘稣浥心惊肉跳。

这是唯一一件自己料不到的事情。他以为是雁王与俏如来里应外合,一石二鸟,却没有想到还有一个绝无可能的人,一个本来应该死去的人。

“你最不应该的,就是没有让我身首分离,断绝生机。”来人看了一眼八紘稣浥瞬间刷白的脸色,知道他的心思,为他解惑道。“不过以他们的计划,即便我真的死去了,恐怕他们也有别的办法对付蜃虹霓。”

“听你的语气,鳍鳞会,败了吧。”八紘稣浥攥紧被单,颤抖着说。

“是。”

“哈……”八紘稣浥身形一晃,竟是摇摇欲坠,泪水唰唰地溢出眼眶。“终究,海神没有对波臣施与仁慈……终究,波臣只能是被奴役与压榨的物品……波臣……是我害了……”八紘稣浥声音渐渐喑哑,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放心吧,鳍鳞会投降的众人都一律安好,其他的,发配苦役了。”

“啊,对了,龙子呢!龙子他……死了吗。”

“他是特殊情况,还被收押中,后续我也不清楚了。”皇渊走到茶几旁,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坐下来,只是远远的看着八紘稣浥。

八紘稣浥心念电转,所有的来龙去脉在他的脑海里被勾勒出了七八分的轮廓。

“你竟然平安无事,看来鳞王也确实算是仁慈的君主了。”八紘稣浥把目光落在了远处的皇渊身上,上下一扫。

“鳞王的仁慈何止于此呢,他开了全国性的科举制度,一种只论实力不分种族的入仕制度,你的族民,已经得到了这个国度可以施与的最大平等了。至于我,哈,我除了这一条命,目前什么也不剩了。嗯,包括这座房子,很快也就不是我的了。”鳌千岁转动着手中的琉璃珠,难得用心地观赏了一下自己的卧室,这样的雕梁画栋,以后再也不会有了。

“那我呢,我为什么还活着,鳍鳞会的首脑,叛乱头目,凌迟处死才是我应得的下场。”

“说了这么多,你才来关心你自己,该说你不愧是八紘稣浥吗。对外,你确实已经是一个尸骨无存的死人咯。”

“哈,鳞王竟然将我当做礼物送给你了吗,这也是鳞王的仁慈之一吧!”八紘稣浥说出了自己心中最不愿意面对的事实。

“八紘稣浥!”皇渊的语气陡然严厉,顿了顿,又缓缓说道,“你在做事之前,不是一贯做好最坏的打算吗。现在,并不是最坏的情况。另外,从今天起,海境的未来也不劳你操烦了。还有,你的原名已经不能使用,好好休息,给自己起一个新的名字吧。明天,我带你离开这个地方。”皇渊放下茶杯,起身离开。

身后突然传来八紘稣浥的声音,“北冥皇渊,我不可能跟你离开。”

“别逼我,把你装进笼子里带走。”甩下一句狠心的话,皇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铅老过来给八紘稣浥伺候梳洗,可是八紘稣浥却不肯配合,他说希望能再和北冥皇渊谈一谈。

铅老很是头疼,这时皇渊过来了,“铅老,你先去吃个早饭吧,我买了一些包子回来,就在大厅里放着的。”

“这这这,怎么能让千岁亲自动手做这种事情呢。”铅老急急忙忙跑过去,仿佛买个早餐也能让皇渊伤筋动骨。

“铅老,如果你在喊我千岁,我真的会生气,哎,你先去吃早饭吧。这里交给我。”皇渊走到八紘稣浥身边,拿过了铅老手里的毛巾。

“好吧好吧,哎。”铅老便告退了。

皇渊看着铅老走了,便把毛巾丢进脸盆里,回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不肯配合的人。

八紘稣浥看了一眼皇渊,不知怎么的,有点心虚,移开了视线,“我不能离开鳍鳞会,或者,你可以杀了我,本来我也是欠你一条命的。”

“我如果能够杀了你,还能留你到现在吗。鳍鳞会已经解散了,八紘稣浥,你清醒一点。现在,给你一炷香的时间收拾好,一炷香之后,我们会一起离开。”皇渊几乎是一字一顿地强调着最后一句,说完,便也离开了。

八紘稣浥一向是一个识时务的人,见此时无法说通,也不再纠缠,利索地梳洗起来。

午时三刻,一辆朴素的蓝色马车【海境的话就假设是海马拉车好了哈哈哈哈】驶入了海葵镇,海葵镇是海境小有名气的一个旅游景点,每到秋季,从南海飘来的暖流会带来大量的外地鱼群和其他生物,海葵镇的海葵也会盛大绽放,铺满整个小镇,成为一道独特的靓丽风景线。皇渊和铅老打算,以后就在这样一个风景如画的地方安家落户。

马车在一个小院子面前停了下来,皇渊牵着八紘稣浥的手下了马车,回头嘱咐铅老,“麻烦铅老你将东西先收拾一下,我先带稣浥安顿好。”

这虽说是一个小院子,可毕竟还是一个两进两出的院子,赶得上平民百姓里的上层人士了。三个卧室一个书房,客厅厨房杂物间样样齐全。皇渊牵着八紘稣浥一路走到西厢房,进了房间把门关上,对稣浥说,“抱歉,东厢房我想让给铅老住,他年纪大了,西厢房太阴冷,所以只好委屈你住在这里,毕竟我相信你也不愿意和我住一间房。现在的你只怕不方便在外抛头露面,所以未来的一段时间你可能连门都不能出,希望你能明白。另外,我现在的名字叫做文渊。你的名字呢。”

八紘稣浥眨了眨眼,像是在消化刚才那一大段内容,“你,是要将我软禁起来吗。”

“你这样理解也不算错。”

“那我还有起名字的必要吗,反正连们也不能出。”八紘稣浥缓步走到床边,安静坐下。

“哎……”皇渊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出门收拾去了。

镇子上新来了一个老师,家家户户待字闺中的少女都高兴坏了。其实自打科举开了之后,镇子上冒出好多老师,但是这个新老师是不一样的,人长得特别特别帅不说,为人还很和善,风趣而不失风度,谈笑间,就收买了一大批大姑娘小媳妇的心。

镇子上的百鸣书院也一时间成了最热闹的地方。第二热闹的地方,就是文渊先生的家,海葵镇安平巷甲申号。【文府】两个不起眼的小字写在一张红纸上,贴在门梁上。这里家具都还没有收拾干净的时候,媒婆就已经把门槛踏破了,每一次,文渊先生都用同样的理由将媒婆打发走,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相信文先生的话。媒婆是什么样的人物,哪一个不是目光如鹰,巧舌如簧,心思活络的厉害人物,这家里边有没有女人一望便知,文先生虽然每次都推脱说内子害羞不见外客,可媒婆们敢用十两黄金打包票,这个家里,绝对没有女人,连一条雌鱼都没有!

奈何文先生刀枪不入是软硬不吃,十里八乡的媒婆都吃了闭门羹,渐渐的,父老乡亲们也就放过了这个抢手的准女婿。文先生的教书生活,也步入了平稳阶段。

这一天,孩子们刚放学,校长却急急忙忙跑过来,说乡长有事让他过去。文渊皱了皱眉头,匆忙收拾了东西便过去了。

乡长办公室里,一个配着长刀的,留着胡子的男人坐在椅子上,看见自己进来,便站起了身。

“文先生吧。”

“是,不知这位壮士找我何事呢。”文渊皱了皱眉头,乡长竟然不在,这个人的身份并不单纯。

“文先生,您的家里有人跑了, 已经被我们送回去了,希望这样的事情只会发生一次,因为第二次,可能没有这样的好运气。”

文渊笑了笑,“哦,原来是你们。多谢了,文渊以后一定会注意,不可能再有第二次了。”

男子对文渊一抱拳,便告辞了。

文渊回到家中,绕过影壁,就看见一个麻布袋子,里面明显是装着一个人。文渊实在憋不住不厚道的笑出了声。又不得不上前将袋子拆开,给里面的人松绑。

八紘稣浥还在昏迷状态下,被绑的动弹不得,脸上还易了容,看来是真的打算离开。可是他以为只有出了镇子才会被人发现,却不知道从他踏出文府的第一步,就已经落入了暗影的监控之中。

西厢房的床板上,还躺着铅老,看来是借着送饭的机会,打晕了铅老。文渊认命地把铅老抱去东厢房,又回来收拾八紘稣浥。这会儿,他倒是醒了,就是看见文渊进来的时候就把眼睛闭上装死。文渊大方一笑,一边解开他身上的绳子一边说,“你该不会天真到以为皇兄……他真的会放心让我们逍遥法外吧。这个镇子之内,到处都是暗影,如果你不想死,最好不要再动歪脑筋。连我也只能在这个镇子内自由活动,如果想要出去,必须先递交申请报告。不过……稣浥啊,”文渊前一秒还挂着温和笑容的脸突然拉了下来,冷冷地注视着眼前人,“你居然到现在还在妄想着你心目中的宏伟蓝图吗。”

文渊从怀里掏出一条细细的铐链,咔嚓一声扣在了稣浥的右脚脚踝上,“如果你仅仅只是想出去散步,我也不是不能放你出去,只是因为当时刚来的时候骗了乡亲们说我家里已有妻室,所以你抛头露面总是多有不便,我才不得已让铅老看着你别让你出门。可即便如此,我也没有想过以这种方式限制你的自由。为什么你总是喜欢将事情逼到无可转圜的地步呢。”文渊仿佛陷入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将手中的脚踝越握越紧,直到八紘稣浥吃痛呼喊才放开。

八紘稣浥原本因为逃避而闭上的双眼缓缓睁开,望进了北冥皇渊那一双美如秋水的多情双眸。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他确实察觉到了,自从那天在玄玉府醒来,他就察觉到了,北冥皇渊看向他的眼神,有了微妙的变质,多了一分从前未有的冷静漠然,少了一份痴狂热烈,可是不变的,依旧是那让人难以招架的迷恋。

“皇渊,”八紘稣浥这一次没有逃避开他的目光,“你能囚禁我一生一世吗。”

文渊注视了稣浥一会儿,站起身将锁链的另一头缠绕在床柱底下锁好,一边说一边往外走去。“当然不能,只是眼下,就先这样吧。晚饭我待会儿送来。”


评论
热度 ( 1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