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堤 01

章    一 

--------------------------------------

“皇兄快走吧,去晚了可就被人吃光了。”流君一大早就推着皇渊往门外走。

皇渊一边整理着急忙慌穿上的礼服,一边在心里感慨,虽然他这个吃货人设已经深入海境人心,但是也不至于沦落到为了点心连面子都要不要的地步吧??

过几天就是三皇子无痕的成年礼,这几天送礼的车队在三王府门口络绎不绝。别的皇渊倒不会上心,但今天是波臣中的三大族送礼的日子,这海境最有名的小吃,可都是出自波臣的手艺。

虽然是被流君推着走,但皇渊的脚步也不慢,两个人走到最后已经成了皇渊拉着流君的手往前冲了。

“哟~~~,难得啊,四弟五弟你们今天是被什么风给吹来了,嗯~~~~~该不会是波臣小吃的香风吧?”下人通报之后,三皇子大步流星走到府门口迎接他这两位平素交情颇浅的两位皇弟。

皇渊脸上还有点羞赧,流君倒是脸皮很厚,对三皇兄做了一个揖,“兄长行冠礼,做弟弟的自然要来贺喜,四皇兄绝对不是过来吃点心的,三皇兄待会儿可千万不要拿波臣的点心出来招待他,尤其是素心软和金砖裹,皇渊兄最是嫌弃这两样。”

“咳咳咳咳!!”皇渊恨不能把嗓子咳出来,“三皇兄不要听五弟胡言乱语,他一向是调皮捣蛋,没有规矩的。”

“哈哈哈哈——你们俩真是一对活宝,你们能大驾光临我这个小宅,我就蓬荜生辉了,平时三请四请还请不来呢,快进来吧,点心早就给你们留着了,而且啊今年还有新——品。”无痕热情地揽着两位弟弟的肩膀往里面走,兄弟三人言谈欢笑,十分亲切。

刚坐下来皇渊的眼睛就黏在桌子上动不得了,流君对无痕使了个眼色,俩兄弟看着皇渊坐得端端正正但眼珠就快掉进盘子里的样子心里乐得不行,偏偏还要故意天南海北的侃大山,就是不动筷子。

主人不动筷子做客人的哪里好主动,皇渊强颜欢笑的陪聊了半晌,好容易抓住一个空隙偷偷捻了一个素心软,手还没收回来,就被无痕发现了,无痕也不点破,就是故意问他,“哎,四弟你觉得我们刚才说的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对对,就是,我也同意。”素心软的香味都要冲到皇渊肺里了,可嘴巴还要用来说话,简直是酷刑。无痕看皇渊心不在焉的样子也逗腻了,总算不在占着皇渊吃点心的嘴,和流君一个人聊了起来。皇渊咬着点心,时不时插上两句话,时间一会儿也就过去了。流君看看日头,准备起身告辞,却被皇渊踢了一脚。

“诶,那个,皇兄刚才说……有新点心?”皇渊看似漠不关心地随口问了一句。美食与脸皮,皇渊当然选择前者。

“哦哦!这个我是真忘了,抱歉抱歉。”无痕真把这事儿给忘了,觉得有点照顾不周,连忙拍拍手招呼上菜。

不多时,门口进来一个身形颀长,面容清瘦的少年,少年的手里端着一盘平凡无奇的酥饼状点心,与少年那神奇的六只手比起来,更显得不足挂齿了。

“咦?这是八紘一族?”流君首先认了出来。

“是啊,就是八紘一族的。”无痕笑道,一把拉过少年的一只手,翻开袖子像展示物品一样拎起来,“他算是特例,一般的八紘族民早已退化成双手,像这样还能长出六只手的可说是万里挑不出一个了。”

流君转了转脑子,想到了些什么,挤眉弄眼地对无痕说,“那皇兄可是收藏到了一个奇珍异宝呀。”

无痕怎么会看不出流君那一脸坏笑是什么意思,也不说破,只是指着流君的鼻子笑骂,“就你一肚子歪脑筋。”

“哎哎哎,我说什么了我就,不要冤枉好人啊!”流君还在狡辩。

无痕不听他说,对少年吩咐道,“去,把点心送到那位身边去。”少年低着头乖乖走到皇渊身边,把手里的盘子放到皇渊的面前,趁着放盘子的间隙偷偷抬眼扫了眼皇渊。

“啊!”少年一时诧异,手一抖,一个酥饼咕噜咕噜从盘子里滚出来竟然掉到了皇渊的腿上,又从腿上滚到了地上。

无痕和流君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今日是三人小聚,小厮总领并不近身伺候,无痕只好自己开口呵斥,“滚下去。”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少年还在慌慌张张的道歉,无痕已经站起来走了过来,手上带了点劲道打在少年的胸口,少年一下子往后跌了五步,嘴唇都疼得发青。

“下去!”无痕看都不看一眼少年,伸手拍了拍皇渊的衣服下摆,对皇渊赔笑,“下人没有见识,怠慢四弟了,四弟可不要生我的气啊。”

“无事,只是浪费了一块点心了。”皇渊温和笑笑,并不介怀。小时候便看多了人们对他的奇异目光,早就习惯了,何况这个少年无心犯错,现在吓得直抖,他就更加气不起来了。

无痕回过头,看少年还傻站在那里,眉头紧皱,差点想一脚直接踢上去,但是当着弟弟们的面子,只能嫌弃地说:“自己去敬事房领罚。”

“算了算了,看在是王兄大礼的日子,就不要罚了。”也不知是鬼迷心窍了还是被那少年一双水烟色的眸子夺了心魂,皇渊难得开口为食物以外的事情向无痕讨了个人情。

无痕倒是颇感新奇,心思活动了一下,顺水推舟的说,“不妨就把他送给你吧。”

“啊?”皇渊突然一头雾水,莫名其妙。

“先别急着拒绝,你吃一口这个点心。”无痕指了指盘子里看起来一点也不诱人的小酥饼。

皇渊捻起一块放到嘴里,嚼了两下,眼睛都亮了。

流君很少见皇渊露出这种神色,虽然他并不热衷美食,但手也忍不出伸长出来夹了一块,“嗯!!!这个点心真有意思!!好吃好吃。有趣有趣。”

“这个点心可是他做的,怎么样,就送给你做点心厨子了。”难得有个机会能和这个四弟拉近关系,无痕当然不能放过。

少年手指动了动,狠狠掐了自己的手心。

果不其然,皇渊犹豫了一秒钟就答应了。看见皇渊答应了,无痕心里也忘了要罚少年的事情,心里美滋滋地想着以后要怎么笼络这两位不喜交际的弟弟。

回去的路上,皇渊回过头问了一句少年的名字,少年小声说,“八紘稣浥。”

“哦。”皇渊点点头,上了马车。八紘稣浥就跟在马车的后面一路走进了皇家别院。

皇家别院是十四岁到未满二十岁的皇子们共同居住的地方,听起来大概很热闹,但实际上如今也只剩下两个人了,当今圣上只有五个儿子,如今三个都成年了,整个皇家别院倒成了皇渊和流君是私宅。皇渊与流君本是同母兄弟,比别的皇兄更亲近些,两个人的院子离得也不远,就隔了一座小桥。

皇渊叫来管家铅老,让他把稣浥带下去,便往卧房一钻,午休去了。


评论 ( 1 )
热度 ( 18 )
TOP